當地時間29日15時許,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最終結果出爐,前自民黨政調會長岸田文雄以257票,在第二輪“決選投票”中勝出。按計劃,他將在10月4日接棒菅義偉,成為日本新一任首相。此前岸田已表明,他如上臺后會推動修憲,并將“應對中國”作為首要任務之一。岸田的政策將讓日本走向怎樣的道路?

【岸田文雄為何勝出?】

“該做的都做了,之后就只能等待天命了?!边@是岸田文雄在此次投票開始前的感言。

雖然沒有“天命”這么玄乎,但是這位日本政壇的“派閥大佬”,在民調大幅落后的情況下,可以說是逆襲戰勝了河野太郎。

長期擔任自民黨要職之一的政調會長,岸田在自民黨內的根基可是十分深厚。此外,得益于曾經長達4年半的日本外相經歷加持,國際社會對他也并不陌生。

對于這次逆襲獲勝,有日媒還分析到了一個關鍵點:與高市早苗結盟。

由于高市與河野的政策相差甚遠,與岸田卻在部分問題持相同政見,民調分居二、三位的岸田與高市兩大陣營在選舉前夜“閃電結盟”,對岸田在第二輪“決選投票”勝出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兩個新現象引關注】

從岸田文雄8月26日最早宣布參選以來,這場歷時一個多月的選舉,雖然結果并未出乎外界的預料,但兩個現象,意味著自民黨,甚至日本政壇,都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

——派閥政治受影響

“我覺得派閥政治受到了一定的影響?!?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員呂耀東在接受中新網采訪時分析稱,在以往的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中,通常是“各個派閥之間形成統一意愿,支持某一個候選人”。

“但這次恰恰是除了岸田文雄這個派別外,其他都是(議員)各自進行自主投票”,他認為,“這對歷史上日本尤其自民黨的黨內派閥,是一個沖擊”。

此外,呂耀東認為,這次選舉中,“元老派和少壯派在競選上形成了一種對峙?!?/p>

呂耀東指出,以前少壯派基本都是聽從派閥會長的意愿,但這次他們甚至單獨走出來,通過跨派閥形式進行聯合。

——女性元素明顯增加

此次選舉的四名候選人中,前總務相高市早苗和現任自民黨代理干事長野田圣子,都是女性。

對此,呂耀東認為,過去日本自民黨總裁的候選人,一般都是清一色男性,雖然也有過女性參選,但“這次占到半壁江山,還是表現出確實是有一個變化?!?/p>

不僅如此,由于日本女性在婚后普遍冠夫姓,這次選舉還把夫妻別姓這件事單拎出來討論,呂耀東認為,“這也是一個比較顯著的特點”。

【日本前路怎么走?】

——仍待解決的難題:疫情和經濟

菅義偉之所以在日本首相大位上只待了“匆匆一年”,主要還是困在了疫情和經濟雙惡化的“泥潭”里。

對于岸田來說,過不了這一關,那只能成為第二個菅義偉。

為這次選舉,岸田提出了內政外交的一系列政策“綱要”,看似雄心壯志,實際可以歸納為“對抗”兩字,對內離不開對抗疫情,對外離不開對抗他國。

雖然日本即將于9月30日全面解除緊急事態宣言,但新冠日增確診病例仍在數千例,且秋冬季節即將到來,疫情形勢非常嚴峻。

不過,岸田提出的防疫政策,無非就是增加疫苗接種和控制出行等一套常規說辭;經濟方面的政策也需在穩定疫情的基礎上進行。

呂耀東認為,實際上,岸田在內政方面的政策還是以臨時救急為主,難以真正解決日本長期存在的一些社會問題。

——外交重點:日美同盟為主 強化印太戰略

內政恐怕難“大展拳腳”,外交又如何呢?

“當然還是堅持日美同盟吧”,在被問及新一屆日本政府的外交重點時,呂耀東明確指出。

28日召開的日本內閣會議也明確指出,未來三年,日本在外交和安保領域,要以“比現在更高的優先度”推進印太戰略。為此,需積極聯合美、澳、印及東南亞諸國。

意思也是很明顯了,強化所謂的印太戰略,同樣將會是日本新一屆政府的主攻方向。

不僅如此,呂耀東認為,日本甚至可能在對臺灣問題上走得更遠,“這些都值得我們高度關注”。

資料圖:反對修憲的日本民眾。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p  align=

資料圖:反對修憲的日本民眾。 中新社記者 王健 攝

——會否進入修憲快車道?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執政時期,一直有個“執念”:修改和平憲法。一旦成功,自衛隊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成為軍隊,甚至“對外發動戰爭”。

岸田在選舉時明確表示,他如成功上臺,會推動修憲。

不過,外交學院教授周永生指出,“安倍時期,大部分民眾并不支持修憲”,這一計劃也就擱置至今。

至于新一屆內閣修還是不修,周永生認為,目前的民意,仍將延續安倍時期的局面。

【選舉大打“中國牌” 專家談應對之道】

分析指出,岸田原本政策偏鴿派,但此次選舉當中,立場轉向明顯,顯示出強硬的對外姿態。

“為了迎合自民黨內保守勢力,渲染中國威脅論,成為了這次選舉的一個招牌”,呂耀東在談及選舉結果對中日關系的影響時指出。

他進一步分析稱,這種態度“是不可取的”,會讓本來沒緩和幾年的中日關系再度惡化。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岸田此舉更多是為了選舉需要,不一定在實際執政后走極右翼路線。

至于如果日本對中國加緊對抗,中國如何應對,呂耀東提了兩點建議:

1、應要求日方遵守中日間的四個政治文件。

2、讓日方明白中日關系的發展,對于整個地區和平穩定是很重要的。要告誡日方,應從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的角度,來維護中日關系大局。